萬家家政

萬家資訊

把您的家務和生活問題交給我們,讓您享受高品質的生活

行業新聞

公司動態

家政管理

家政知識

孕產保健

育嬰早教

生活技巧

人物專訪

站內公告

聯系我們

深圳總部:(0755)

客服部:26484836 26484616

鐘點部:86162891 86162892

加盟連鎖:26092820

財務中心:26092830

投訴電話:26408033

公司網址:http://www.bfoyge.live

深圳分公司(0755)

深圳總公司:26484616 26484636

香蜜湖公司:83513311 23947060

陽光帶公司:86162891 86162892

加盟咨詢

加盟咨詢

手機直撥:13823379882

總部電話:0755-26092820

沙井加盟公司:27212288 21508666

民治加盟公司:0755-27610625

寶安加盟公司:0755-23356858

布吉加盟公司:84572682 84572680

順德加盟公司:0757-26321083

龍華加盟公司:0755-27610625

河源加盟公司:0762-3232768

加盟網站:www.bfoyge.live/jm/

行業新聞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>萬家資訊

保姆扔掉孩子 又哭著尋回
發布時間: 2016-11-11 14:12:57  點擊數:2982

孩子哭喊著“姥姥”,可與他同行的女子已不見蹤影……10月31日,一名女子把4歲男童丟棄在了西崗區某處,而后便離開了。她便是孩子口中的“姥姥”,實際上與他沒有血緣關系,真實身份是看護孩子的保姆。一個替雇主看護孩子的保姆,為何做出不可思議的舉動?

4歲孩童街頭獨自哭泣

10月31日,寒流來襲,街上行人寥寥。落葉被風卷起,一個孩童嘶啞的哭聲傳來,似乎在訴說著無盡的恐懼。“姥姥,姥姥……”他是個男孩,約有四五歲年紀,眉眼頗為俊俏。此處為大連市西崗區轄區。目擊者稱,男孩是被一名女子帶到這里的,而后女子便匆匆離開,只剩下他自己。這名女子應該就是男孩口中的“姥姥”。“他小臉蛋挺干凈的,身上衣服也是新的。”目擊者覺得不可思議,這“姥姥”咋就那么狠心,把外孫給扔掉了呢?

當日下午4點,記者聞訊趕到時,現場情況出現“反轉”。那名丟棄孩子的女子趕了回來,帶著哭腔把孩子一把摟住。女子今年49歲,姓孫;男孩今年4歲,名字叫小睿(化名)。在一片指責聲中,孫女士一開口便讓人錯愕——她不是孩子真正有血緣關系的姥姥,而是替雇主看護孩子的保姆。既然是保姆,理應

 托養孩子生母突然失聯

不理智行為的背后,是愛與現實的沖突。孫女士是吉林人,5年前帶著一子一女再婚嫁到大連。來連后,孫女士在甘區周水前開了一家家政服務所,生意雖談不上火爆,但也夠謀生度日所需。2014年5月,一名姓董的女子找到她,聲稱要為1歲的兒子小睿找一個托養的保姆。所謂托養,就是把小睿放在保姆家24小時看護。孫女士為董某介紹了一對居住在泡崖的老兩口托養小睿。可是,由于董某在送孩子的問題上數次爽約等原因,老兩口只能作罷。

此后,董某又找到孫女士,央求她幫自己托養孩子,每個月給7000元。孫女士想,開家政服務所每個月也不一定能賺這么多,便同意了,董某把小睿送到了孫女士的家里。起初3個月,董某按照約定給付了2.1萬元的工資。在此期間,董某不定期地會前來看望小睿。當年9月,小睿因感冒發燒,到兒童醫院治療。孩子病了,孫女士急著把消息告訴給董某,卻發現怎么也聯系不上了,“連打3天電話,她手機都是忙音。”

生母獄中求助:帶好孩子等我出來

孫女士琢磨著,小睿的媽媽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她到處打聽董某的下落,事實讓她傻了眼:董某因詐騙犯罪已經入獄。孫女士趕緊到董某服刑的地方探視,“孩子還在我手里,怎么辦?”在律師幫助下,董某傳出口信,“求大姐帶好小睿,2015年7月就能出獄,出來后給付所有工資。”孫女士聽到口信,便回到了家里。她的想法是,好好地照顧小睿,等著董某出獄那天。

她未想到,養育小睿成了家庭矛盾的導火索。2014年底,孫女士的兒子因心臟有問題而住院,她又因照顧小睿而脫不開身。孫女士也曾試圖到醫院照料親生兒子,可年紀尚幼的小睿到了醫院就鬧,也導致兒子休息不好。在兒子看來,當媽的寧肯養育別人家孩子也不照顧自己,心里難免會有怨氣。自此,孫女士的一雙親生兒女與她產生了隔閡。此外,丈夫也不理解孫女士的行為。畢竟,她因為照顧小睿而無法上班,而董某出獄后能否兌現承諾都是未知。家里經濟條件本不寬裕,孫女士又沒有收入,為何要冒著風險替別人養孩子呢?

 保姆因替別人養孩子被孤立

“媽,不怪叔叔(指繼父)有意見,有愛心做好事可以,但前提是咱也得有那個條件啊!”兒子對孫女士說。而她當時琢磨著,等熬到小睿生母出獄,問題就解決了;另外,如果她不管小睿,誰來管小睿呢?她告訴兒子,“哪個孩子不是媽生養的,你們是孩子,小睿也是孩子啊!”孫女士說話的語氣也是急了點,兒子生氣一扭頭摔門走了。

在家庭里被孤立,孫女士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如果因為養育小睿導致婚姻再次失敗,孫女士也無法承受這種后果。重重壓力下,孫女士試圖解開造成家庭矛盾的結,有沒有其他辦法呢?她幾經周折,聯系到了董某的丈夫,此人卻稱小睿并非他的親生兒子,他管不著。事實上,11月初,有關部門曾聯系到他,此人也持同樣的說法。另一方面,孫女士又找不到小睿的其他親人,讓親人代養的想法只能擱置。孫女士也曾向福利院進行咨詢,得知因小睿父母尚在,不符合收養條件。

孩子從牙牙學語到“淘氣包”

如此一來,孫女士只能把心橫下,把小睿帶在身邊,其艱難處境可想而知。小睿剛來時,尚處于牙牙學語的狀態。她教孩子學說話,給孩子買好吃的,給孩子理有潮范兒的頭型……小睿本身長相就好看,在孫女士的照料下,小睿越發的帥氣,性格也活潑好動,是一個“淘氣包”。在家里,小睿稱呼孫女士為“姥姥”,走到哪里都是“姥姥、姥姥”叫得很親。

2015年7月,到了董某出獄的日子。可孫女士卻發現,董某遲遲沒有聯系她。“孩子還在我這,出獄都一星期了,人哪去了?”就在她為此事而生氣上火時,董某終于打來了電話,解釋稱出獄后辦了一些事,因而耽擱了時間。“小董呀,你可把我害慘了,跟家里都鬧掰了……”孫女士提出,董某應給付她帶孩子的工資。董某表示,在外面有人欠她錢,等別人還了錢,她再把錢給孫女士。

  矛盾

  出獄后未兌現

  給付工資承諾

兩人恢復聯系后,董某曾向孫女士提出,要把小睿接走,但遭到了孫女士的拒絕。孫女士解釋說,先且不論這筆錢是她應得的,主要是她為孩子付出了這么多,又把家里關系弄僵了,她心里實在是不平衡。“你沒有那么多錢,少給我一些也行呀,否則我怎么跟兒女交代?他們本身就質疑這件事,現在的結果讓我把臉往哪擱?”因為與家里矛盾激化,孫女士于去年年底從家里搬了出來。此前經過商量,由董某出資在周水前為她和小睿租了房子居住,租金為每月1000多元。孫女士與小睿的生活費用,由兒女貼補一些,有時董某也會給一點,實在沒錢了孫女士就出去借。期間,她曾多次催促董某給付拖欠的工資,董某曾數次聲稱給她打了錢。“可過后一查,壓根就沒打錢過來。”就這樣,孫女士一直帶著小睿租房生活,董某偶爾會過來看望兒子。

  無奈

  生母再次失聯

到了今年10月27日,她接到董某電話稱,她剛進了一筆22萬元的款項,想把拖欠的工資給付給孫女士。第二天上午,董某來到兩人相約地、西崗區新起屯某銀行,當她面在手機里輸入了一筆款項,示意把17萬元打給了孫女士,然后離開了。可孫女士一查,錢還是沒有到賬。孫女士有些憤怒,“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,為何還要欺騙我呢?”她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,于是便出現了10月31日扔掉小睿的一幕。“回到家后,看到孩子的小衣服、小鞋子、玩具……當時就哭了。”孫女士說,無論怎樣,孩子是無辜的。兩年多時間以來,她已經跟孩子有了感情。把小睿扔掉后,她又開始后悔,連忙趕了回來,把小睿摟在懷中。目前,小睿連戶口都沒有,他早已到了應該上幼兒園的年齡,可因為各種原因無法實現。

孫女士試圖向董某討個說法,可她再次失聯了。有關部門介入后,也發現董某的電話無人接聽。同時,為了進一步了解事情的真相,就一些細節向董某核實,記者連續多日撥打她的手機,均處于無人接聽狀態,發去短信也如石沉大海般沒有回音。半島晨報、海力網首席記者滿文飛

  最新進展

  保姆“姥姥”還是

  獨自離開了

昨日,孫女士把小睿送到了中山區某機關,試圖尋求解決問題。在沒能聯系到董某的情況下,孫女士獨自離開了。“我真的沒辦法,飯都吃不上了,孩子跟著我也得挨餓。”電話那頭,傳來了嗚咽的聲音。孫女士說,她也是逼不得已,“養個小貓小狗都有感情,養小睿養了2年多,你說我是啥心情……”她寄希望于政府部門能幫她解決問題。

網站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粵ICP備11025685號-1

電話:0755-26484616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深圳市萬家家政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锁子甲官网